第三章 洪门(1 / 1)

发黄的墙壁、老旧的桌椅、硌脚的砖石地面,甚至连有些桌子都未擦干净,上还有乌黑的泥垢和食物的残渣存留,再兼之馆子不大,里面的光线很是不充足。

光是这些缺陷,就足够能解释,此间为何只有寥寥几桌客人了。

不过对于刘胤来说,再恶劣的环境,也要好过满是血泥和蛆虫的堑壕,所以他不计较。

于是他当下便挑了张较为干净的桌子,在桌前长凳上坐了下去。

目光隐晦的扫过一把斜挂在墙壁上的木剑,那就是他脑海中方向指明的终点,然后指引感也就此消失。

‘一把木剑?到底有多神奇,能算是宝物呢。’

也不敢多去瞧,被人看穿端倪,而是用手指节敲了两下桌面。

毕竟是饭馆,来了人要招待。

跑堂的伙计走过来,肩上搭着条毛巾,也没低三下气的态度,就不卑不吭的问了一句:“这位大班,光临咱们小店,要切滴什么?”

“噎则贰册老...”

附近有桌子食客是两个人,其中一人斜着往这边瞥了一眼,嘴里低声蹦出来句方言俚语。

刘胤不用猜都知道那必然不是什么好话,他见二人脖子上缠着辫子,身上穿的也是脏兮兮的粗布对襟短打,又瞧他们连吃饭时都是一只脚踏着凳子一手捧着海碗的模样,也没予理会。

他对伙计道:“先给我来一壶茶。”

“好嘞。”

这边伙计刚应了下,那头又传来了一声压抑不住的嗤笑。

“大兴巴子。”

汉子摇摇头,接着道:“唉,么劲,算账。”

伙计很快过去,收了钱后走向伙房,两个吃饱喝足的汉子则径直离去。

自始至终刘胤都面不改色,未放在心上。

那两个汉子大抵也是卖力气的穷苦人,与刚下船便盯上他欲谋财害命的几个流氓不一样,他若连这般人物的区区几句恶语都容它不下,那还能成什么大器?

片刻后,伙计端着茶盘来到刘胤这边,把一壶茶放下,还有一只茶杯。

却在这伙计要走时,刘胤的一只手抓住了茶盘。

“先生,侬这是...”

如此举动引得伙计不解,眉头一挑,而后上下打量起刘胤。

“茶盘放下。”

刘胤没给他多解释,只是平淡道。

“嚯,好。”

伙计一乐,目光中带着莫名的意味,索性便随了刘某人的愿,把茶盘放到了桌子上。

而后,他便抱起了膀子,嘴角上扬,想看看这人要耍些什么。

那位一直躲在柜台后低着头看一卷书,穿对襟长衫,戴着瓜皮帽,似是掌柜一样的中年男人终是抬头瞧了这边一眼,旋即又继续垂下头。

在伙计目光的注视下,刘胤把其他茶杯依次从茶盘中拿出去,只留一只放在茶盘的最中间位置。

随后持茶壶向茶杯中倒茶,茶水还烫,热气袅袅升起,几片茶叶飘在上面,直至满杯。

最后,把茶壶放在茶盘之外。

这是茶阵,洪门【海底】上记载的诸秘籍中的一种,非洪门兄弟不传,非洪门兄弟不认。

茶盘中心一杯满茶,这一阵名唤“一龙阵”。

刘胤端直坐在原位,静静等待。

这间饭馆的牌匾下既悬着灯笼,那就证明此地必有洪门中人,即便没有,也一定与洪门有关联。

他叔叔是洪门中人,他自然也是洪门中人,正因如此,在来到饭馆外看到灯笼时,他才会心情不错。

这是找到组织了!

说眼下他摆出了茶阵后,那伙计直愣愣盯着茶盘看了好几秒,随后又抬起头看了看刘胤,目光又惊又异,见刘胤一直端坐不喝茶的样子,伙计的脸色终于有了微妙的变化。

伙计转过身,向着柜台里的掌柜吆喝一声:“掌柜的,来香了,也像白朋。”

此话中夹着隐语:香,指会中兄弟。白朋,指未入洪门却懂洪家规矩者。

闻言,本正在看书的掌柜耳朵一动,缓缓放下手中那卷书,抬起了头。

掌柜的扫了眼刘胤,没说什么,只是给伙计使了个眼色。

伙计心领神会,看了看剩下的三个客人,拍了拍巴掌,对他们道:“诸位客官,诸位客官。”

待那三人看向他后,他脸上堆起了笑容,道:“可曾吃好了?”

几个顾客不明所以,有人顺着话茬点点头答道:“切好了,侬家的味道还不错。”

“那就好,现在我们小店有些事,要提前打烊了,对不住了各位,请移步吧,餐费就免了,算我们掌柜的请各位了。”

伙计冲着几人抱了抱拳。

“搞什么呀?扫兴。”

“哎,走吧走吧,下肚的不要银,赚嘞。”

三个客人即便有些不满,但能白吃一顿已是美事,也没想多究,纷纷离去。

然后伙计就把饭馆大门一关,门栓一叉。

这时,那掌柜的才施施然自柜台后走出,一只手背负于身后,一只袖放在身前,来到刘胤那张桌前,看了眼桌上的茶阵,又看看刘胤,沉默不语。

刘胤明白,眼前这位恐怕就是这间饭馆里能说话的正主了。

自己摆了茶阵,那就得自己开口,便吟道:“坤朝天下转洪朝,莲盟结拜把兵招。心中要把坤朝灭,茶出奸臣定不饶!”

听起来毫无韵律的打油诗,却是洪门茶阵的饮茶总诗。

接着,他继续道出一龙阵诗:“一朵莲花在盆中,端起莲花洗牙唇。一口吞下大坤国,吐出青烟万丈洪!”

前朝国号为洪,本朝国号为坤,正因要反坤复洪,所以才叫洪门。

待说罢后,刘胤双手各出食指与拇指,其余手指缩回,一共四根手指持茶杯,把那滚烫的茶水一饮而尽,茶杯底座重重磕在茶盘上。

诗句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,放在外人听去就是大不敬的话,敢把这诗说出来,那就是在表明自己的身份。

掌柜的眼中闪过一缕精芒,心下确定了几分,但依旧存疑,便开口向刘胤问道:“对面不相逢,恐畏半天风。”

相逢试探诗?

刘胤眼中划过一丝笑意,他答:“三八二十一,合来共一宗。”

掌柜的继续问:“对面不相识,今日初相逢。”

刘胤继续答:“不问自然知,个人有道理。”

问答完毕后,掌柜的立即把茶盘里刘胤用过的那只茶杯拿出去,然后从茶盘外拿起两只新茶杯,一只放在茶盘内,一只放在茶盘外,让两只茶杯并排而列。

接着,挽袖持茶壶分别给两只杯子倒满,在把茶壶放在茶盘中心,茶壶嘴朝着两只茶杯的方向,让两只茶杯和茶壶整体呈一条线的顺序排列。

做完这些,掌柜的向刘胤抱拳,盯着他的眼,问:“你是洪家兄弟吗?”

掌柜的摆出的这一阵,名唤“木扬阵”。

如此却让刘胤心里稍有不满。

我摆了一阵,也说了阵词,已是表明身份,然后你又接着拷问我一下,我也答了,这样还不能确定我的身份吗?没完了?

当然,他的不满没有表露出来,而是立即站起来,毫不犹豫答道:“我是。”

“有何为证?”

“有诗为证。”

说完,他把茶盘外那一只斟满茶水的茶杯拿起来,放到茶盘之内,再用双手端起这这杯茶,向着掌柜的相请,并诵道:

“木扬城内是乾坤,结义全凭一点洪。今日义兄来考问,莫把洪英当外人。”

如此,掌柜的脸上浮现喜色,也双手端起茶盘内的另一杯茶。

双方茶杯向前一推,却未相碰,然后齐齐仰头饮尽。

喝完茶后,掌柜的放下茶杯,朗声笑道:“呵呵,好啊,果然是我洪家兄弟!”

“呵呵。”

刘胤也笑了,然后不等掌柜的说话,便抱拳问道:“既是我洪家兄长,那可知我洪家头门联?”

都自报家门了你还接二连三的问,怕不是问上瘾了,还兼有卖弄之心吧?那也让我来考考你。

一听刘胤问话,掌柜的脸色略显一僵,面带不悦。

他没想到刘胤给他来这一手!

不过他的面色也很快恢复,且背负起了双手,胸有成竹回道:“自是知晓,我洪家头门对联为:地振高冈一派江山千古秀,门朝大海三合河水万年流!”

“又二门联?”

刘胤不给他机会,再问。

掌柜的依然面色不改,答道:“天地开辟以来兄弟永合,风云会和之际忠义常存。”

说罢,面上不经然间闪过自得之色。

洪家宝典嘛,他自是精于心,熟于脑,年轻人还想反过来考他?呵呵,他是帮里的老资格,也算是洪门的老人嘞!

“又三门联?”

“三...”

掌柜的刚开口说出一个字,便被噎住了,不知道该如何回答。

他瞪大眼睛盯着刘胤,一言不发。

心说这还哪来的又三门联?帮中秘籍没载呀!

随后他看向刘胤的目光变得古怪起来,心道:‘莫不是方才被我考校的不舒服了,就胡编乱造来框我?’

就当他要冷脸质疑时,刘胤却开口了,同样背起了双手,目光微扬,口中吟道:“又三门帘:洪气一点通达五湖四海,宗发万枝到处三合横通。”

紧接着刘胤继续道:“又四门联是:白世来降皆因敬贤纳士,洪门兴发在于礼义人和。”

“又五门联为:有一点忠心方可结拜,无半丝义气何必联盟。”

“白碇香炉联:东边出兵去灭坤,得胜回朝转大洪。”

“忠义堂联:非亲有义须当敬,是友无情切莫交。”

“洪花亭联:花发半朝含宿雨,亭无终日隔重云。”

说到此,也不想透露太多的宝典,刘胤便停下了,笑吟吟地望着掌柜的,道:“洪家兄长,可晓得了?”

掌柜的:“......”

‘此人到底是何方神圣?从哪座山堂冒出来的人物?’

掌柜的面上保持自己颜色不变,其实内心中却已十足的震惊。

只因为嘛,这洪门海底、春典秘籍,谁也不知晓到底有多少。只需晓得,了解的越多之人,其在洪门中的地位必然越高!

似他所在的这帮会,连洪门的山堂都算不上,仅属于洪门分支,成员能够通晓的海底来来去去总共也就那些。

掌柜的也怀疑刘胤后面所说那些是胡编乱造,但对方之前所答也的确对上了号,非洪门中人不可能知晓这些。

而洪门家法甚严,私改瞎纂法门可是死罪...

恍然间,掌柜的忽然想起来了,刘胤最后所念的那一句洪花亭联,自家老大似乎也曾呢喃过!

如此,掌柜的对刘胤身份已经确信无误。

又因他掌握秘籍之多,当下也对刘胤的身份感到好奇起来,不由脸上添了些许敬重之意,向刘胤解释道:“贤弟莫怪,只因为近年来冒充我洪家兄弟之辈大有人在,如此才多加试探。”

若是说错了半句,恐怕就是刀斧伺候了吧?

瞄见了那伙房中有人掀着帘子往这边瞧,及那一闪而逝的刀光,刘胤心知肚明。

当然,若无这般严苛的规矩,种种复杂的接头暗号,恐怕洪门这个立誓要造鞑子反的团伙早就被灭了一百八十回了。

他看着掌柜的,笑道:“真金不怕火炼,这是我洪家法门,不会忘,不敢忘,又岂会怪兄长考问?哈哈,我贸然再问,应该向兄长赔罪才是。”

“哪里哪里。”

掌柜的连连摆手,已经不敢小觑刘胤,而是相请道:“请里面内堂一叙。”

“请。”

刘胤笑容满面,随之走向饭馆的腹地,目光在那墙壁上扫了一眼。

待刘胤先进了内堂后,掌柜的一手顶着门帘,一边冲跑堂伙计道:“阿方,去,让伙房把最拿手的菜都烧出来,别拿平日里糊弄外人的那些东西给我丢人,今天招待的是我洪家兄弟,是贵客!”

“好嘞。”

名唤作阿方的伙计答应一声,喜气洋洋的走向伙房。

他也是洪门中人,但却属于无任何职位在身的那种,平日里只和众兄弟在此间守着,无聊的很,今日见了精彩的茶阵、对诗,可叫他是大开了眼界。

更为让他心底感到舒爽的是,这神秘青年还让掌柜的吃瘪了,实在是罕见。

刘胤先进来瞧了瞧,见内堂不大,也就是个四四方方的屋子,里面有张独人床,看来是掌柜的休息之地。

掌柜的后进来,相请他坐椅子:“请。”

“呵呵,请。”

刘胤等掌柜的坐下后,自己才后坐下。

这一点被掌柜的收在眼中,暗暗点头,心说看来这不是个狂傲之辈,对于刚才令自己尴尬一事的不满也随之消散。

“敢问兄长贵姓?”

刘胤望着对面的掌柜,抱拳相问。

洪家兄弟虽有职位大小不同,但没有高低贵贱之分,凡入洪门者皆以兄弟相称,年长为兄,次之为弟,不似那等良莠不齐的江湖帮派有什么辈分之说。

“呵呵,免贵姓黄,名让,字德谦。”

黄让笑呵呵地说出了自己的名字。

刘胤再度抱拳,压了压,道:“小弟姓刘,名胤,字凤阳,见过兄长,此前失敬。”

人敬我一尺,我敬人一丈,眼前这黄让态度不错,他也当用同等态度对之。

“诶——”

黄笑摆了摆手,示意无碍,随后看着刘胤,摸了摸自己下颌那留着的一撮短须,道:“古人云,名以正体,字以表德。愿刘氏子裔如九天之凤,旭日升阳。好名,好字!”

刘胤侧首斜看眼地,表现出愧色道:“兄长谬赞,谬赞了。”

此时,那伙计也进来了,把茶杯摆放在二者面前,分别给倒上新茶,随后立足于黄让身后。

“呵呵,来,喝茶。”

“请。”

不一会儿的功夫,热腾腾的菜肴便被端了上来,双方把酒言欢,称兄道弟,借着酒劲儿相互摸底。

刘胤没把自己的底全部托出,隐去了关于自己叔叔的事,毕竟双方才刚认识,他始终保持应有的警惕。

他只说自己之前于海外留学时加入了海外洪门的某山,任山中一堂香主,此番归国一为探亲,二为寻找组织效力。

黄让对此啧啧称奇,一个劲儿地夸赞刘胤是人才,同时也为刘胤介绍起他们剪子帮的一些事,并说要把他举荐给帮主。

...

“在外海留学归来,晓得我洪门宝典,还自称是海外山堂的香主,这是你亲耳听到的?”

“是掌柜的趁上茅房时交代我的,小的不敢乱讲。”

一间理发铺子里,阿方躬着身,低着头,神情有些紧张。

在他面前,是一张椅子。

椅子上有人仰躺,身上盖着白布,闭着眼,静静享受着身后之人为自己刮脸修胡的过程。

无人再问,阿方也不敢开口,就这样静静侯着。

片刻后,男人脸上最后的一抹胡茬自剃刀上被甩了下去,那穿着一身锦褂的中老年人才退后两步,感慨道:“老了啊,这手艺到底是不如过去了。”

“嘿,义父,瞧您说的,您不老,一点也不老。就您现在这手艺,放眼整个申海,也是这个!”

一旁有位高瘦的男子一手端着托盘接过剃刀,一手对老人竖起了大拇指。

被刮脸的人也迅速自椅子上站起来,恭恭敬敬的站到了一旁去。

“呵呵,你们三个里啊,就你最会说话。”锦褂老年人缓缓移步,背负双手,对高瘦男子赞许道。

随着老人移步而跟在后面的高瘦男子低头嘿笑两声,没说话。

老年人的目光投向窗外,看了看,随后唤道:“阿力,你带人去一趟吧。”

一条彪形大汉自铺外走进来,面瘫式的冷硬表情,向老人问道:“老爷,是斩掉,还是抓来。”

“斩了吧。”

最新小说: 破阵录 修仙:我可以加载面板 人在西游,模拟修仙 这个系统比我还稳健啊 西游:开局被如来曝光异数身份 模拟修仙:从长春不老神功开始 天劫摆渡人 我在洪荒搞基建 道德经之武林神话 我的遂心如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