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章 别儿女(1 / 1)

第2章 别儿女

“塞北三煞已留掌印挑战,想必已埋伏在府邸外面,想将飞凤与剑雄送出去只怕不易。”上官南摇摇头叹一气。

这一双儿女是他的心头肉,他也想保护好他们,不让他们受到伤害。

“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?”欧阳雪急道。

“现在唯一的办法是天亮后别让两个孩子出门,在塞北三煞前来寻仇前,先将他们藏进密室。”

“看来也只能如此!”欧阳雪摇摇头,她也没有更好的办法。

“先睡吧!一切等天亮之后再说。”上官南宽衣上床。

“夫君,已火烧眉毛你还能睡得着?”欧阳雪急道,她太担心一双儿女的安危,已然乱了方寸。

“塞北三煞的规矩,留掌警示之后,只要我们不轻举妄动,他们不等到明天夜里不会动手,这一点大可放心。”上官南复又下床搂着爱妻的香肩安慰道。

“哎!”欧阳雪无奈的叹口气,宽衣睡觉。

夫妻二人躺在床上各自想着心事,无心睡眠,又怕影响到熟睡的对方,都强忍着身体的不适不敢翻身。

直到天亮,二人看到对方的黑眼圈,才知这一夜谁都没睡好,相视苦笑起床安排一双儿女。

一家人吃过早餐,上官南让一双儿女去后堂等候,然后拿出金银细软分给家中的仆人,让他们自谋出路。

一众仆人见二人面色凝重,猜测府中有大事发生,几个颇具义气的老仆抵死不走,要留下与主家共患难,其余人领了细软各自逃生去了。

上官南也知道遣散仆人并不能让他们所有人都保住性命,但他们一起出去,分方向而走,塞北三煞就算有心截杀,也难一时杀尽。

更何况他们的主要目标是他上官南极其亲属,至于仆人只要闯出第一道埋伏,便不会被追杀,大有机会活命。

因此,上官南夫妇才遣散他们,能逃一个是一个,总比全部留下送掉性命要强。

遣散仆人,上官南又吩咐几个不肯走的老仆守住大门,他与夫人转回后堂去见一双儿女。

夫妇二人找了椅子坐下,挥手让儿子女儿过来,上官南伸出双手各摸一个孩子的头迟迟开不了口说话。

上官飞凤、上官剑雄顺势蹲下,将头垫在父亲的大腿上撒娇。子女承欢膝下,上官南心中更添几分愁畅。在他看来,这也许是他这一生最后一次享受天伦之乐,又怎能不失落。

沉默良久,上官南终于开口,吩咐女儿要照顾好弟弟,别让他被人欺负。

又吩咐儿子要听姐姐的话,视姐如母,不可与姐姐犟嘴,更不能违背姐姐的意愿忤逆家姐。

上官飞凤已十六岁初通人事,从父亲的话中听出了不寻常,猜到家中有大事发生,具体什么事她却猜不到。一个劲点头答应会照顾好弟弟。

上官剑雄年纪尚幼,父亲的话他听得一头雾水,但让他听姐姐的话,他还是点头同意。

吩咐完,上官南又告诉两个孩子今天别出门玩,等着母亲做好吃的给他们吃。

两个孩子听说有好吃的便收起出门玩耍的心思,留在家里静静等着母亲做好吃的。

欧阳雪亲自下厨,做一桌家宴,她自觉这是最后一次为家人做饭,所以特别用心,做的菜也十分可口。

一家四口围在桌旁,从午时一直吃到黄昏,其间一向少饮酒的上官南还小酌了几杯。

眼见天色已晚,前来寻仇的塞北三煞很快便会找上门,上官南出手如电点了一双儿女的穴道,并封了他们的哑门,不让二人说话。

上官飞凤、上官剑雄突被父亲偷袭,一起睁大眼不可思议的看着他。

上官南也不解释,一手挟了一个向后奔去,欧阳雪也随后跟上,进了内院,上官南示意让她打开一扇夹门。

打开门露出一个可容三四个人的密室,上官南将儿女藏进密室说道:“凤儿、雄儿,别怪为父,自今以后为父不能再陪你们。”

“凤儿、雄儿,母亲也要追随你们的父亲而去,今后也不能陪你们,你姐弟二人一定要互敬互爱好好活着。”欧阳雪说着说着便忍不住流下眼泪。

上官飞凤、上官剑雄一脸疑惑的看着双亲,希望他们能解释清楚。

“塞北三煞前来寻仇,为父武功已远不及他们,今日定难幸免。你姐弟二人年纪尚小,不该卷入这场纷争,逃出生天后千万别想着报仇,要好好活着明白了吗?”上官南补充道。

听父亲如此一说,上官飞凤双目盈泪,眼神中满是乞求,希望父亲解开自己的穴道助他们一臂之力。

上官剑雄紧咬双唇暗狠塞北三煞前来寻事,并暗自发誓,一定要学好武功诛杀塞北三煞。

“儿啊!你一定要听姐姐话好好活着,让上官家的香火延续下去。”欧阳雪将不能动弹的儿子搂进怀里抚摸着他的后脑勺嘱咐道。

泪顺着脸颊滑落到儿子头上,打湿了他的头发,上官剑雄感觉到了母亲泪水的冰凉,心中对塞北三煞的恨又多了几分。

欧阳雪放开儿子,又抱住女儿吩咐道:“飞凤,你是长姐,长姐如母今后母亲不在了,你一定要照顾好弟弟,要保护好他替母亲尽一份责任。”

上官飞凤很想点头应允,奈何穴道受制动弹不得,只好默默记下母亲的吩咐。

上官南拉起妻子,让她退过一边,然后将一双儿女搂入怀中,也想嘱咐几句。

还没来得及开口,远处便传来塞北三煞的叫战声。

“上官南,你将脖子洗干净了吗?爷爷等不及想要砍了。”

声音中气十足,人在数十丈外。

“快将门关上!”上官南来不及嘱咐,丢下一个装满细软的包袱,拉了妻子出去,让妻子关上夹门。

事关一双儿女的安危欧阳雪不敢怠慢,飞速关上夹门。与此同时上官南拿过早准备好的挂画挡住夹门。

他刚挂好画,大门处传来几声惨叫声,是留下的几个老仆已惨遭毒手。

其中一人临死前还大吼了一声,让上官南夫妇快走。

“塞北三煞欺负不会武功之人算什么好汉?”上官南出声叫阵,他急急发声是希望能唬住塞北三煞,为还未遭毒手的仆人争取一线生机,虽然这机会十分渺茫。

??感谢攻城姬安魂1900、小飞、落花为谁1、你爱我吗1314的推荐票,谢谢支持。新人入驻,求收藏,求票票,求评论。

?

????

(本章完)

最新小说: 人在西游,模拟修仙 这个系统比我还稳健啊 天劫摆渡人 我的遂心如意 西游:开局被如来曝光异数身份 模拟修仙:从长春不老神功开始 我在洪荒搞基建 破阵录 道德经之武林神话 修仙:我可以加载面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