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章 给朕当狗(1 / 1)

这个声音让魏忠贤感觉到更加确定了。

他原本以为,这只是王体乾他们搞出了假陛下。

但是现在看朱由校说话时的神态和声音,魏忠贤十分确定,这就是他一直在伺候的朱由校。

难道陛下真的活过来了?

朱由校看到魏忠贤呆住,心中更是不满。

他直接骑马上前,一马鞭就抽在了这魏忠贤的脸上。

只见魏忠贤的脸上,瞬间流出了一道血痕。

这才把这魏忠贤抽醒了过来。

这把在场的王体乾和田尔耕也是吓一跳。

这陛下对魏公公向来是最亲近的,连硬话都没对他说过一句,现在竟然对他直接动了手。

但大家马上就理解了,现在正是陛下抢回自己皇位的重要时候。

设身处地地想一想,别说站在面前的只是一个魏公公,就算跪在那里是陛下他亲爹,想必陛下也不会有丝毫犹豫的。

朱由校看着身后的田尔耕,斥道:“你们瞎了眼了,还不把他给拖开。”

田尔耕无奈,向身后的两名锦衣卫招手。

那两锦衣卫赶紧走了出来,将这魏忠贤拖到了一边。

朱由校依然带着麾下的人马,继续往皇极殿那边赶。

他们来到大殿前面,却是被一队兵马挡住了去路。

按理说,朱由校对守卫皇宫的参将,应该是有记忆的才是。

但是面前这个参将,他却不认得。

“你乃何人?”

“为何挡住朕的去路?”

那个参将虽然是信王府之人,但他也曾见过朱由校,只是朱由校对他毫无印象而已。

参将心里有些惊讶,面前的这人,竟然跟陛下长得如此的像。

莫非还是真的是陛下诈尸了不成?

参将虽然有那么一些怀疑,但是他依然没有选择让开。

对于他来说,他本来就是信王府的人。

如果信王今天能够登上皇位的话,他们这些人就能够鸡犬升天。

如果信王不能登上皇位的话,那他这辈子就未必再有这样的机会了。

参将不但不行礼,反而单手握着刀把,冷笑了一声。

“你是什么贼子的,竟然敢冒充已经大行的陛下,难道你就不怕将来朝廷追究你的罪责?”

朱由校也是冷笑了一下,“你是什么人?”

“朕怎么从来不在宫城里见过你?”

“现在什么阿猫阿狗都可以进城了,莫非真的当朕死了不成?”

参将斜着眼睛看了一眼朱由校。

他心里想的是,可不就是当你死了嘛!

谁能想到你还能活过来呢!

朱由校又是笑了一笑,眼睛里却尽是阴霾,说道:“你现在把位置给让开,朕可以留你在这皇宫之内当值。”

“前提是你得给朕当狗。”

“不过,给朕当狗,也不是什么丢脸的事情。”

“朝廷鹰犬嘛!”

“不知道多少人想干。”

那参将哈哈一笑,仿佛听到了天底下最好笑的笑话,拔出了战刀,指着朱由校。

“等到信王登上皇位,你们这群冒充陛下的贼子,通通都要人头落地。”

只是说时迟,那时快。

正在这时候,朱由校竟然拔出了马上的腰刀,一刀向那名参将砍去。

一来,那名参将没想到这个事情,会突然发生这样的变化。

二来的话,这朱由校身上穿着的那套衣服以及容貌,也确实让参将有些投鼠忌器。

因而,参将这刀子,还真的递慢了。

几个人能有胆子,向皇帝伸刀子呢?

朱由校一刀直接劈在了参将的脖子上,一颗大好头颅直接上了天。

血喷的一地都是,就连朱由校的脸上都溅到了一些,让他的容貌看上去更增添了几分恐怖。

参将手下的士兵,本来还同仇敌忾。

可突然发生了这一切的事情,却让他们瞬间变成了一盘散沙。

蛇无头,尚且不行。

这参将死了,他们也不知道该如何应对?

别说这些参将身后的士兵惶恐了,就连朱由校身后的那些随从,心里都觉得有些发虚。

皇帝陛下什么时候,竟然如此勇猛了。

幸好,田尔耕还是见过血的,总算是回过神来,冲上前去一把抓起那名参将滚落的头颅。

他直接把人头,给朱由校系到了马脖子上。

朱由校很满意地看了一眼田尔耕。

这狗东西会做事!

以后可以重用!

朱由校平复了第一次杀人的心情,催动着战马,直接沿着阶梯,往皇极殿上走去。

皇极殿内的情况,也正处于白热化。

内阁大学士张瑞图慷慨激昂。

“正所谓,国之不可一日无君。”

“大行皇帝没有留下后裔,只能在诸位王爷之中挑选。”

“而信王殿下乃与大行皇帝一母同胞,乃是贤德仁君,这天下之人皆是知道的,绝对说得上是众望所归。”

“如今,乾清宫那边,又传来了有乱臣贼子作乱的消息,这样的局势,就更需要有人稳住江山社稷。”

“信王殿下作为大行皇帝的亲生兄弟,难道就不当以列祖列宗为念,以江山社稷为重?”

“信王出来主持大局,指挥京营的人马,平定那些做乱的乱臣贼子。”

“如果殿下愿意出来担此重担,我等哪怕粉身碎骨,肝脑涂地,也在所不惜。”

朱由检心里说是一点触动都没有,那绝对是不可能的。

他知道自己的名声,在朝廷之中,一向都很好。

可他看到这些人那么拥护他,他心里也是感动异常。

其实朱由检自己,又何尝不是这样想的呢!

他早就对当今的天下不满了!

大明外忧内患,可是他那个兄长又做了什么事情呢?

朱由校挪用剩余不多的朝廷税收,去给他修大殿。

他还重用阉党奸臣,搞得民不聊生。

各地的叛军如同雨后春笋一般,不曾停歇过。

如果朱由检自己当上了皇帝,那么他一定要扫清寰宇,还天下臣民一个郎朗乾坤。

这张瑞图说得没错。

如今还有不少的乱臣贼子在。

这个事情再也拖沓不得了。

如果再拖延下去,恐怕会影响军队清剿宫内乱臣贼子的事情。

朱由检只是深深地叹了一口气,又沉默了半刻钟的时间,方才说道:“其实本王本来对皇帝的位置,没有丝毫的念想,只是如今局势实在是不得宜。”

“本王有幸得到诸位贤达的支持,那么这个重任,本王就先担着,各位以为如何?”

张瑞图马上站出来,嘴里振振有词地说道:“现在大行皇帝已经升天了,殿下受天下民望,乃继承皇帝之位,乃是理所当然之事情。”

“信王继承皇位以后,我大明必然会重振旗鼓,还天下一片朗朗乾坤。”

“至于………”

张瑞图话还没说完,殿外却有异动。

“哈哈哈哈!”

最新小说: 农家子的科举之路 大唐第一神童 战神:我有七个绝代姐姐 战场直播,粉丝问我kd多少? 刘宋汉阙 大唐开局震惊长孙皇后 特种兵:从战狼开始崛起 娘亲害我守祭坛 明末昏君?我乃中兴之主! 重生七零,悍妻是神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