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六章 老太监(1 / 1)

霍维华当场愣住了,他没想到这个事情那么大。

竟然连魏忠贤都亲自来抓他了。

这边的霍维华还在发愣。

那边的魏忠贤来到他面前,直接一巴掌扇了过去。

这一巴掌当场把霍维华打得嘴角出血。

魏忠贤那白嫩的手指,也开始红了起来,甚至还有点发抖。

可想而知,这魏忠贤真的是下了死力打的。

周围的东厂番子看到这魏忠贤的举动,心里都有点惊奇。

瞧瞧九千岁这巴掌下去的力气多大。

那多少带有几分私人恩怨!

“狗东西,你可把咱家给害惨了。”

“怎么着?”

“你不是要在本督面前告状吗?”

“现在本督已经来了,你想告谁的状,那就告吧!”

霍维华完全没想到,竟然是魏忠贤亲自上门了。

他的心也沉到了谷底。

“九千岁,我对你忠心耿耿,你可不要听旁人的谣言啊!”

如果可以的话,魏忠贤现在真的想掏刀,把面前的霍维华一刀砍死。

“别忙着喊冤了!”

“进了东厂的监狱里面,你再慢慢说也不迟。”

这边魏忠贤头也不回地走了。

几名东厂番子,拖着霍维华就要往外走。

其他的东厂番子也没有闲着,直接就把这霍维华抄了家。

到了东厂的大牢里面,霍维华直接被绑在了大字架上。

这特殊的木架子构造,让将他接被绑成了一个大字。

霍维华有点心慌。

他始终感觉到身体上,有一些部位凉飕飕的。

他不明白,为什么在东厂设置的上刑架,都跟别的地方不太一样。

不是一般都把这个木架,都设置成一个十字架吗?

他现在心里要说有多惊慌,那是铁定的。

进了东厂牢房的,就没有活着出去的。

魏忠贤带着一队人进来了。

有识相的东厂番子,赶紧给他搬来了一张宽大的椅子。

魏忠贤自然的在那椅子上坐下来。

旁边又有人赶紧递来了一本账本。

这魏忠贤很有兴致的翻着手里的账本。

当他翻到了最后,直接一本子拍在了那霍维华的脸上。

“狗东西,看不出来你还贪得挺多啊!”

“我们抄那张瑞图的府中,才抄出了五十二万两银子。”

“就抄你这个狗东西的家里面,竟然也能超出五十多万两。”

“那张瑞图怎么说,也是个内阁大学士。”

“你是什么样的狗东西?”

“你也敢超出五十多万两银子,你配吗?”

“哦,不对。”

“你怎么说也是个兵部侍郎,想必从你手里,过一道手的银两也不少了。”

“这户部拨到兵部的银两,你至少得过一道手。”

“下面的将领要到兵部办事,也有给你孝敬的地方。”

魏忠贤的话,霍维华没有办法反驳。

因为魏忠贤说的都是事实。

以前他在魏忠贤麾下的时候,这一些黑色收入,其实都是白色的。

但是现在魏忠贤现在,说这些东西是黑色的,那就是黑色的。

霍维华没有在这些事情上面,跟魏忠贤争辩。

因为他知道是毫无意义的。

“九千岁,属下对你是忠心耿耿的,你可不要听信了他人的谗言啊!”

魏忠贤冷笑了一下,显然没有相信他的屁话。

“说说吧。”

“说一说你献给陛下的仙药,到底是哪里来的?”

“地下吃了你献的仙药,差点酿出了大祸。”

“也幸亏是陛下天命所归,有太祖皇帝保佑。”

“要不然咱家脖子上这颗脑袋,也得跟着陛下走了。”

霍维华听了这话心里一跳,神之中有了几份惊慌。

这魏忠贤找他,果然是因为这样的事情。

他想起了那种所谓仙药的来路,知道要是把真话说出来的话,这魏忠贤绝对不能放过了他。

说不好,魏忠贤还真的拿他去喂了狗。

“九千岁,那个仙药确实是属下的祖传秘方,绝对没有半分假话。”

“这喝过了都说好。”

“属下也不知道为什么,这个仙药给陛下吃了之后,反倒就不行了。”

“难道是陛下还杂混了别的药再吃,才有了后面的事情?”

魏忠贤一拍椅子扶手,站了起来。

他想拿刀当场把这霍维华给千刀万剐了。

但是魏忠贤想了想,又坐了下来。

杀一个狗东西,简单的很。

但是,现在还不是时候。

“好一个狗东西!”

“事到如今,你竟然还敢污蔑陛下,真是不知死活。”

“来人啊,给他上大刑。”

霍维华的眼神里,露出了极度的恐惧。

这东厂的行刑人员,那直接就是从当年锦衣卫挖过来的。

这些都是行刑的老手,就算把他全身上下糟蹋得体无完肤,也不会要了他的性命。

只是今天这情况有点不太一样。

来行刑的人,竟然不是霍维华见过的东厂行刑高手中的任何一个人。

而是一个老太监。

可霍维华看见了这个老太监之后,眼睛里的恐惧,比看到了行刑高手更要夸张。

他当然认得这老太监。

他十分清楚这老太监是什么人,平时是负责什么事情的。

他曾经就无数次,把自己舔人或者敌人的儿子,送到这老太监这里去。

霍维华想不到,今天这样的待遇,竟然落到了他自己身上。

只见这老太监拿着布包进来,来到魏忠贤的面前,行了一礼。

“九千岁,奴婢把所有的工具都拿过来了。”

魏忠贤点了点头,又不在意的挥了挥手。

“既然来了,那就不用多说了,干活吧!”

有人给老太监搬来了一张桌子。

老太监郑重地把自己的工具包,放在了桌子上。

随后,这老太监展开了自己的布包。

随着那小布包的展开,露出了一把又一把小巧而锋利的小刀。

随后那老太监拿着刀子回过头来,竟然对霍维华邪魅地笑了一下。

他仿佛看到了最好的礼物。

霍维华看到这一幕,浑身都在颤抖,接着用尽全力在挣扎着。

“九千岁!”

“九千岁!”

“您饶了我吧!”

“那确实是属下的祖传秘方,属下没有骗你啊!”

也不怪他那么惊慌。

他认出这个就是专门负责给人家净身的太监,在自己的面前摆弄小刀,腿脚都得打摆子。

最新小说: 特种兵:从战狼开始崛起 重生七零,悍妻是神医 战场直播,粉丝问我kd多少? 娘亲害我守祭坛 明末昏君?我乃中兴之主! 大唐开局震惊长孙皇后 农家子的科举之路 战神:我有七个绝代姐姐 大唐第一神童 刘宋汉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