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九章 雷汞(1 / 1)

朱由校也知道,其实这火枪没有那么好。

只是如是卢象升刚好,也颇有天赋而已。

一般的火枪手不开个十几二十枪的,也未必有那么好的准头。

不过这就是火枪的优势。

如果朱由校想要训练弓箭手的话,还不知道训练多久,才能够搞出一名合格的弓箭手。

那火枪手只要这样稍加训练,就是一名合格的火枪手了。

“卢象升,你先招个六千训练,以后就由你负责这火枪了。”

“但是招哪一些人,怎么招,朕随后会有个章程给你,你就按照朕上面的方法来。”

“朕看看能不能再杀几个贪官,再搞个两百多两银子,尽量把每个月的火枪数量,增加到六百支以上。”

卢象升和孙元化有点感慨。

朱由校这路子,确实有点野了。

但是从朱由校最近查抄官员的情况来看,这确实是一条很好的路子。

朝廷一年收税只能收三百万两,但是朱由校就抄了几个官员的家,但查找到的银两,就已经无限接近三百万两了。

也就是说,基本上一年的税收,都已经收到了朱由校的手里。

其实卢象升也能够理解,为什么朱由校不愿意从勇士营,京营,或者下面的卫所挑选火枪兵。

因为这些士兵已经烂掉了。

这么多年的明朝特有的军旅生涯,直接让他们变成了一些扶不上墙的烂泥,战斗力极其低下。

这些各地的明军士兵,已经熟悉了原来的军事制度,而大明军队的军事制度,偏偏就是落后的。

所以朱由校根本就不愿意,从这些地方里面抽调士兵。

他反倒是让卢象升,按照他的办法重新招募火枪兵。

确实,如果朱由校需要他训练的,仅仅只是步枪兵的话,那么卢象升重新培养士兵,也不是多么艰难的事情。

反正到时候大不了从锦衣卫这些地方,又或者从卢象升以前带过的那些家兵里面,挑选一处顶用的,作为基层的军官就好了。

只是卢象升有些奇怪。

“陛下,要是照这样看的话,我们还缺少一支,能够在前面挡住建奴第一波进攻的步兵。”

“要不然等到这些建奴的骑兵冲上来,我们的火枪兵马上就要崩溃了。”

朱由校又怎么可能,不知道这样的道理。

但是他转过头来看向卢象升,脸色带着凝重。

“卢侍郎,你觉得如果朕现在给你一批步兵,并且只有大半年的时间,你能不能把他们训练出来。”

“训练到让他们哪怕面对建奴的骑兵时,仍然不退缩,不崩溃?”

卢象升沉默了。

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。

最有可能的,就是当建奴骑兵真的杀上来的时候,这些训练了大半年的步兵,马上就会一哄而散。

可既然是这样,那朱由校到底打算怎么解决这个呢?

“陛下,难道你打算用勇士营的人马充当前锋吗?”

朱由校摇摇头。

“勇士营的那一群人,照样派不上什么用场。”

“也就是让他们驻扎在皇宫附近,保卫一下朕的安全,又或者砍杀一下那些跟朕作对的文官,那倒还可以。”

“让他们上阵跟建奴拼杀,那是为难他们了。”

卢象升听到这话,心里感觉到有些难受。

其实……他也是文官。

卢象升还想再问。

只见朱由校摇了摇头好了。

“这个事情不需要你担心,你只需要把火枪兵训练好就可以了。”

“至于那步兵的问题,朕会为你解决。”

“朕会给你找一支绝对可靠的军队,来保护你们火枪兵的安全。”

卢象升还想说话,其实他也有看中几支,觉得十分顶用的军队,可以推荐给朱由校。

但是朱由校显然有自己的打算,也根本没有听卢象升的话。

“卢侍郎这边的事情已经结束了,你要是没什么事情,那就先回去吧。”

“毕竟这招兵的事情也不容易,你该回去多想想了。”

卢象升看到朱由校显然已经不想再跟他解释了,他也不好再问。

虽然今天卢象升只是短短的,跟朱由校相处了一两个时辰,但是朱由校在他心目中的印象,已经比以前高大到不知道哪里去了。

他自然是不敢继续纠缠的。

“既然如此,那微臣先告退了。”

朱由校挥挥手,也没有做什么将卢象升送到门外的事情。

他怎么说也是个皇帝,必须要有自己的矜持。

上位不但应该有恩,还应该有威。

恩威并施,方才是王道。

等到卢象升已经走远了之后,朱由校扭过头来看孙元化。

“朕要你准备的那些矿石和器具,你都准备好了吗?”

孙元化刚刚保住了自己火炮统领的位置,心中正高兴着。

他听到朱由校的话,也是一脸的笑容。

“陛下,你让微臣准备的那些东西,微臣都已经准备好了。”

“只知道不知道,陛下想要那些矿石干什么?”

“少问,待会你就知道了。”

“是,微臣多嘴了。”

孙元化带着朱由校,来到了一处仓库内。

仓库里面,还摆着朱由校让他准备的器具,以及大量的矿石。

而里面摆放的最多的东西,就是硝石了。

而他今天所要搞的东西,就是传说中的雷汞,也就是开花弹甚至子弹的底火。

有了雷汞这种东西,理论上朱由校制作真正合格的开花弹,将成为一个现实。

话说,其实这个时代也已经有了开花弹。

《明会典》记载:毒火飞砲“用熟铁造、似盏口将军。内装火药十两有餘。盏口内、盛生铁飞砲筒、内装硫毒药五两、药线总缚一处。点火、大砲先响、将飞砲打於二百步外、爆碎伤人”

这就是关于开花弹的记载。

根据嘉靖年间翁万达置造火器疏所言,毒火飞炮“熔铁为子,虚其中而实之药,击处皆伤”。

其发明年代“盖传自前代而兵家颇秘之”。

因此这种开花弹出现时期早于嘉靖。

开花弹发射的方式,为分别点燃子炮(开花弹)的药捻,与母炮碗口铳的火绳。

子炮药捻需要根据发射的距离调整长度。

其发射方式和作用效果,实际非常类后来二战中使用的“没良心炮,”

问题就在于这种开花弹是不合格的。

明军哪怕愿意用实心炮弹,也不愿意用这种开花弹。

最新小说: 农家子的科举之路 大唐第一神童 特种兵:从战狼开始崛起 刘宋汉阙 战场直播,粉丝问我kd多少? 娘亲害我守祭坛 重生七零,悍妻是神医 大唐开局震惊长孙皇后 战神:我有七个绝代姐姐 明末昏君?我乃中兴之主!